快捷搜索:

新能源汽车助推电池业绩飘红 补贴退坡让不少企

据第三方研究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动力电池厂家109家,到2017年仅剩80家。动力电池专家王子冬曾公开表示,2018年动力电池配套企业数量还会缩减一半。到2020年,动力电池企业只会剩下10到20家。

【新能源汽车展】多家新能源电池上市企业利润骤减 优胜劣汰加速

近期,新能源汽车动力锂电池企业相继发布2017年业绩报告。新京报记者梳理18家动力锂电池企业发现,得益于新能源市场需求持续扩张,有9家以锂、钴等原材料生产为主的上游企业2017年业绩获得预期增长,部分还实现了成倍增长。不过,由于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下降,致使上游原材料价格上升,动力电池产业链中、下游企业成本压力持续增大,猛狮科技、雄韬股份、多氟多、星源材质、安达科技、天赐材料、比亚迪、国轩高科、必康股份9家企业出现业绩增速放缓,净利润下滑明显。例如,猛狮科技2017年亏损1.29亿元,同比大幅下滑236.98%;比亚迪2017年净利润也没能实现正增长,同比下降19.5%。

图片 1

业内分析师认为,动力电池领域目前面临上游“亮眼”、下游“惨淡”的尴尬局面。专家预测,2018年动力电池行业将迎来残酷洗牌,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并购整合将更加频繁,相关企业应提升产品竞争力来应对市场冲击。

补贴滑坡致盈利受损

新京报记者对比18家动力电池上市企业年报发现,2017年业绩增幅较大的锂电企业主要集中在产业上游,以锂、钴等原材料生产为主的企业均实现业绩大增。大部分企业在年报中表示,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下游锂电池市场需求旺盛,带动上游电池材料行业快速增长。业内普遍认为,2017年新能源市场持续扩展,对上游拥有相关金属矿产资源的锂电材料企业形成利好。

不过,因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国内动力电池价格普遍下降,但上游原材料锂、钴的价格却在高位徘徊,导致处于产业链中游材料企业、下游动力电池企业面临“双面挤压”,盈利水平也受到不利影响。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猛狮科技、雄韬股份、多氟多、星源材质、安达科技、天赐材料、比亚迪、国轩高科、必康股份9家动力电池企业净利润下滑明显。

从材料企业方面看,多氟多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7亿元,同比下降46%。多氟多表示,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锂盐需求下降等因素影响,六氟磷酸锂价格出现一定程度下调,导致产品盈利能力下降、毛利率降低。

星源材质2017年净利润为1.07亿元,同比减少31.06%。公司称,受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退坡和补贴标准从严、多地补贴政策未及时落地等因素影响,下游客户电池厂家对电池隔膜产品的需求有所减缓,导致净利润下降。天赐材料同样表示,锂离子电池电解液销售价格下降导致毛利率下降,净利润同比减少23.02%。

而从动力电池企业方面来看,雄韬股份2017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36亿元,同比减少69.77%。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原材料铅锭采购价格快速上升,导致短期毛利率降低、公司利润下滑。

受到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带来的成本压力,国轩高科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2亿,同比下降10.73%。安达科技也把2017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24.45%的原因归结为:主要原材料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上涨,导致磷酸铁锂的成本上升;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申请相关补贴账期拉长。

与此同时,国内最大动力电池生产企业之一的比亚迪2017年也没能实现净利润的正增长。据比亚迪公布2017年年报数据,其2017年营业净利润40.7亿元,同比下降19.5%。比亚迪内部人员曾向媒体透露,利润较大幅度的下滑,是因为补贴退坡。

不难看出,对于利润下滑的原因,多家公司的解释主要集中在原材料价格上涨、补贴退坡。一位动力电池经销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受电池材料、电解液、隔膜等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动力电池行业盈利空间遭遇大幅挤压。加上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小型企业已到盈亏平衡甚至亏损地步。同时,新能源政策调整对企业的各方面能力都提出了更高要求,下游企业将越来越难以生存。”

产能过剩问题突出

值得关注的是,动力电池产能过剩的问题也日益凸显。有专家指出,过去几年,国内动力电池行业普遍存在中低端产品过剩、高端产品不足问题,2017年尤为突出。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调研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装机量达44.5GWh。但据测算,2017年全国动力电池装机量实际只有36.24GWh。同时,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电池行业的年产能规模达到了2000亿元,动力电池产能过剩达到157%。

而近日科技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也指出,2018动力电池产能过剩还将达到巅峰。据介绍,2018年包括比亚迪、国轩高科、亿纬锂能在内的7家动力电池企业预计产能之和将达到135GWh,2020年预计达到178GWh。按一台新能源车装配45kWh电池计算,仅上述7家企业在2018年的产能可装配300万辆新能源车。而实际上,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预计产销量在110万辆左右。

照此趋势,业内人士预计,动力电池行业未来两至三年势必还将面临较严峻的产能过剩问题。而长期过剩也就意味着,新能源电池市场要持续面对价格战、利润下滑等问题。

门槛提高加剧优胜劣汰

为缓解困境,国家在技术门槛上开始驱逐低端产能。2018年6月12日起,新的《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方案及产品技术要求》将实施。根据文件,乘用车方面,纯电动乘用车最低续航里程补贴标准从100公里提高到150公里;动力电池能力密度最低标准从90Wh/kg提高到105Wh/kg。

技术门槛的提高也将加快促进行业优胜劣汰。随着竞争的加剧,电池行业或面临新一轮洗牌。

据第三方研究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动力电池厂家109家,到2017年仅剩80家。动力电池专家王子冬曾公开表示,2018年动力电池配套企业数量还会缩减一半。到2020年,动力电池企业只会剩下10到20家。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指出,未来三五年之内我国90%以上的锂电企业将被兼并、重组或者破产倒闭,真正能进入整车供应体系的数量不会超过20家,而且产能会高度集中到前几名。

有分析人士认为,从长远来看,电池企业想要站稳脚跟,必须要建立紧密合作的产业联盟。除保证资金链的持续稳定外,还要不断提高产品含金量。

广发证券的一位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企业只有不断推出优质的产品来提高核心竞争力,拉动销量增长,才能消化补贴下降带来的冲击,在新能源动力电池的竞争中“存活”。该分析师认为,“终极的竞争力还是产品,优质的产品不仅能增加供应商在交易中的话语权,也能降低生产成本,扩大利润空间。”

新能源汽车展:

业界专家普遍认为,竞争加剧、财政补贴退坡将导致电池价格下滑明显,企业毛利润下降。从多方反馈信息显示,2018年动力电池企业毛利率普遍大幅下滑,甚至有的企业动力电池业务平均毛利率不足10%

业内分析师认为,动力电池领域目前面临上游“亮眼”、下游“惨淡”的尴尬局面。专家预测,2018年动力电池行业将迎来残酷洗牌,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并购整合将更加频繁,相关企业应提升产品竞争力来应对市场冲击。

新能源汽车助推企业业绩飘红

而近日科技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也指出,2018动力电池产能过剩还将达到巅峰。据介绍,2018年包括比亚迪、国轩高科、亿纬锂能在内的7家动力电池企业预计产能之和将达到135GWh,2020年预计达到178GWh。按一台新能源车装配45kWh电池计算,仅上述7家企业在2018年的产能可装配300万辆新能源车。而实际上,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预计产销量在110万辆左右。

“财政补贴退坡后,电池企业要靠技术、靠产品、靠品质去获得消费者的认可。”宁德时代董事长助理孟祥峰表示,电池企业要加快投入、加快技术突破,研发出高品质的电池,从而打造高品质的新能源汽车,尤其是要提升新能源汽车的体验感。

技术门槛的提高也将加快促进行业优胜劣汰。随着竞争的加剧,电池行业或面临新一轮洗牌。

财报显示,成飞集成2018年实现营收21.45亿元,同比上升10.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5亿元,同比下降幅度达88.93%。成飞集成表示,公司业绩下降主要由于下游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大幅退坡,车厂将成本压力转嫁电池厂商,导致锂电池产品售价下跌;另外锂电池成本增加也致利润下降。

而从动力电池企业方面来看,雄韬股份2017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36亿元,同比减少69.77%。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原材料铅锭采购价格快速上升,导致短期毛利率降低、公司利润下滑。

市场高度集中的同时,动力电池行业仍然处于产能过剩状态。数据显示,2018 年国内动力电池总产量为 70.6Gwh,远大于56.89GWh的装机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的规划产能已超过200GWh。在整体产能过剩状态下,却呈现出优质高端产能的供给不足,而低端劣质产能的严重过剩局面。在这种结构性产能过剩形势下,市场洗牌也将加速。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猛狮科技、雄韬股份、多氟多、星源材质、安达科技、天赐材料、比亚迪、国轩高科、必康股份9家动力电池企业净利润下滑明显。

从公布的财报显示,宁德时代2018年实现营收296.11亿元,同比增长48.08%;扣非净利润31.11亿元,同比增长30.95%。国轩高科2018年实现营收61.46亿元,同比增长27.0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52亿元,同比增长1.65%。亿纬锂能2018年实现营收43.51亿元,同比上升45.9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71亿元,同比上升41.57%。

图片 2

在动力电池总装机量增长的同时,行业龙头市场份额快速提升。宁德时代以23.43GWh高居榜首,占比41.19%;比亚迪装机量为11.43GWh位列第二,占比20.1%;国轩高科紧随其后,装机量为3.07GWh,占比5.38%。前三家电池企业装机量之和占总装机量的66.67%。

不过,因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国内动力电池价格普遍下降,但上游原材料锂、钴的价格却在高位徘徊,导致处于产业链中游材料企业、下游动力电池企业面临“双面挤压”,盈利水平也受到不利影响。

对于业绩增长,宁德时代表示,由于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增长,国内动力电池市场需求较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增长。国轩高科表示,业绩增长主要系公司新增产能逐步释放,及动力锂电池市场需求增长带来销售增长所致。亿纬锂能表示,公司动力电池、储能、消费锂离子以及锂原电池业务业绩都实现增长,带来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增长。

受到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带来的成本压力,国轩高科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2亿,同比下降10.73%。安达科技也把2017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24.45%的原因归结为:主要原材料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上涨,导致磷酸铁锂的成本上升;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申请相关补贴账期拉长。

市场高集中度、产能过剩依旧

门槛提高加剧优胜劣汰

从年报可以看出,国轩高科2018年虽然实现了营收和利润增长,但增幅却非常小。对此,国轩高科表示主要是受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政策调整和行业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动力锂电池销售价格下降所致。不过虽然利润增幅小,毕竟是赚钱了。而中航锂电母公司成飞集成则没有这么幸运。

广发证券的一位分析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企业只有不断推出优质的产品来提高核心竞争力,拉动销量增长,才能消化补贴下降带来的冲击,在新能源动力电池的竞争中“存活”。该分析师认为,“终极的竞争力还是产品,优质的产品不仅能增加供应商在交易中的话语权,也能降低生产成本,扩大利润空间。”

除此之外,雄韬股份2018年净利润1.03亿元,同比增长182.79%;欣旺达2018年净利润7.04亿元,同比增长29.42%;横店东磁2018年净利润6.8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3.27%。

不难看出,对于利润下滑的原因,多家公司的解释主要集中在原材料价格上涨、补贴退坡。一位动力电池经销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受电池材料、电解液、隔膜等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动力电池行业盈利空间遭遇大幅挤压。加上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小型企业已到盈亏平衡甚至亏损地步。同时,新能源政策调整对企业的各方面能力都提出了更高要求,下游企业将越来越难以生存。”

财通证券分析称,后补贴时代,动力电池行业面临价格压力和竞争加剧的压力,电池企业应提前通过合资或者入股的方式深度绑定国内主流主机厂,不仅可以稳固市场份额,同时可有效抵御海外电池厂的冲击,提高整体竞争力。

值得关注的是,动力电池产能过剩的问题也日益凸显。有专家指出,过去几年,国内动力电池行业普遍存在中低端产品过剩、高端产品不足问题,2017年尤为突出。

从公布的企业年报来看,不仅汽车动力电池行业毛利率在下降,电动自行车动力电池毛利也在下滑。2018年,南都电源实现营收80.85亿元,同比下降6.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2.47亿元,同比下降35.11%。南都电源表示,民用电动自行车动力电池业务市场竞争激烈,产品毛利率下降。

从材料企业方面看,多氟多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7亿元,同比下降46%。多氟多表示,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锂盐需求下降等因素影响,六氟磷酸锂价格出现一定程度下调,导致产品盈利能力下降、毛利率降低。

综合以上几家企业,“新能源汽车市场繁荣带动动力电池销量增长”是多数电池企业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

照此趋势,业内人士预计,动力电池行业未来两至三年势必还将面临较严峻的产能过剩问题。而长期过剩也就意味着,新能源电池市场要持续面对价格战、利润下滑等问题。

看来财政补贴退坡的“杀伤力”实在是不小,就连行业龙头比亚迪也“大吐血”,出现了业绩大幅下滑。

补贴滑坡致盈利受损

不仅是财政补贴在退坡,近年来动力电池价格也一直处于下降趋势,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桑德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文一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7年汽车用动力电池系统价格约在1500-1700元/kWh,2018年降至约1300-1400元/kWh,2020年预计将接近1000元/kWh。”

新京报记者对比18家动力电池上市企业年报发现,2017年业绩增幅较大的锂电企业主要集中在产业上游,以锂、钴等原材料生产为主的企业均实现业绩大增。大部分企业在年报中表示,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下游锂电池市场需求旺盛,带动上游电池材料行业快速增长。业内普遍认为,2017年新能源市场持续扩展,对上游拥有相关金属矿产资源的锂电材料企业形成利好。

近日,多家电池企业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亿纬锂能、欣旺达、横店东磁等企业净利润都有不同幅度增长,其中雄韬股份增幅高达182.79%;而比亚迪、成飞集成、南都电源等企业净利润则出现下降,且降幅都超过30%,呈现冰火两重天的两极分化景象。

近期,新能源汽车动力锂电池企业相继发布2017年业绩报告。新京报记者梳理18家动力锂电池企业发现,得益于新能源市场需求持续扩张,有9家以锂、钴等原材料生产为主的上游企业2017年业绩获得预期增长,部分还实现了成倍增长。不过,由于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下降,致使上游原材料价格上升,动力电池产业链中、下游企业成本压力持续增大,猛狮科技、雄韬股份、多氟多、星源材质、安达科技、天赐材料、比亚迪、国轩高科、必康股份9家企业出现业绩增速放缓,净利润下滑明显。例如,猛狮科技2017年亏损1.29亿元,同比大幅下滑236.98%;比亚迪2017年净利润也没能实现正增长,同比下降19.5%。

在市场激烈竞争、大浪淘沙的背景下,企业业绩必然也会出现分流,财政补贴退坡正成为市场洗牌主要的助推因子。由于2018年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下降,同时上游原材料价格上升,动力电池产业链中、下游企业成本压力持续增大,受此影响,不少电池企业业绩不佳,甚至亏损。

为缓解困境,国家在技术门槛上开始驱逐低端产能。2018年6月12日起,新的《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方案及产品技术要求》将实施。根据文件,乘用车方面,纯电动乘用车最低续航里程补贴标准从100公里提高到150公里;动力电池能力密度最低标准从90Wh/kg提高到105Wh/kg。

我们都知道,比亚迪是靠燃油车和新能源车“两条腿”走路的,而且比亚迪的利润一直依赖政府补贴。随着财政补贴退坡,将对比亚迪的销量和利润带来很大压力。比亚迪此前曾回应称,2018年受财政补贴退坡影响,销售的新能源汽车补贴较去年同期减少约30%。

产能过剩问题突出

图片 3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指出,未来三五年之内我国90%以上的锂电企业将被兼并、重组或者破产倒闭,真正能进入整车供应体系的数量不会超过20家,而且产能会高度集中到前几名。

补贴退坡让不少企业“大吐血”

星源材质2017年净利润为1.07亿元,同比减少31.06%。公司称,受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退坡和补贴标准从严、多地补贴政策未及时落地等因素影响,下游客户电池厂家对电池隔膜产品的需求有所减缓,导致净利润下降。天赐材料同样表示,锂离子电池电解液销售价格下降导致毛利率下降,净利润同比减少23.02%。

电池价格下降、毛利率下滑

有分析人士认为,从长远来看,电池企业想要站稳脚跟,必须要建立紧密合作的产业联盟。除保证资金链的持续稳定外,还要不断提高产品含金量。

2018年比亚迪实现营收1300.55亿元,同比增长22.79%;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9亿元,同比下降31.37%。这是比亚迪净利润连续第二年下滑,且幅度进一步增大。而比亚迪的解释是,激烈市场竞争一定程度影响了燃油车业务的盈利水平,给集团盈利带来一定压力。

与此同时,国内最大动力电池生产企业之一的比亚迪2017年也没能实现净利润的正增长。据比亚迪公布2017年年报数据,其2017年营业净利润40.7亿元,同比下降19.5%。比亚迪内部人员曾向媒体透露,利润较大幅度的下滑,是因为补贴退坡。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达125.6万辆,比上年同期增长61.7%。其中,纯电动汽车销量98.4万辆,比上年同期增长50.8%。而动力电池应用分会研究部统计数据显示,2018全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装机总量为56.89GWh,同比增长56.88%。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调研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装机量达44.5GWh。但据测算,2017年全国动力电池装机量实际只有36.24GWh。同时,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电池行业的年产能规模达到了2000亿元,动力电池产能过剩达到157%。

本文由即开彩app下载发布于即开彩app下载,转载请注明出处:新能源汽车助推电池业绩飘红 补贴退坡让不少企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