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沙特石油公司总裁:目前石油价格无法满足成本

KhalidA.AlFalih指出,沙特的成本比起其他的石油生产国来说还是比较低的,包括所有的投资还有资本的增长率是一位数的增长。但现在的这种价格没有办法满足现在的需求,所以一定要有合理的价格对成本进行合理的支持。“未来20年可能需要4000万桶产能,成本可能会非常高。因此,需要一个健康的价使得我们的产能能够带到市场当中去。”

一名沙特阿拉伯高层消息人士周一称,该国当前运转的日产能约为900万桶,仍拥有约日均350万桶的闲置产能.沙特亦坚持表示,这些闲置产能中包括利比亚主要运往欧洲的轻质、易冶炼的石油.

中东,特别是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巴林、科威特、阿曼、阿联酋、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在过去30年已成为世界石化产品的主要出口国。但是,近来的低油价、优势原料短缺以及美国新增大量廉价页岩气原料石化产能,迫使中东国家不得不重新考虑其石化业未来发展战略。对于GCC国家来说,更大的挑战还来自于伊朗经济制裁将解除,进而恢复大规模的石油出口,并将加快石化投资,从而改变全球石化品供需平衡。 成本优势不复存在 据海湾石化和化工协会数据,过去5年GCC石化产品产量以8%的年均速度增长,2014年的产量增长了8.3%,对GCC总体GDP贡献率为31%。然而,由于油价下跌导致石化产品价格走低,去年GCC石化业销售额由2013年的894亿美元降至不足880亿美元。该地区*大的石化生产商沙特基础工业公司2014年第三季度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也开始掉头向下,今年该地区其他一些石化生产商甚至在亏损经营。 更不妙的是,今年早些时候,以乙烷为原料的GCC石化生产商的乙烯成本超过了某些北美和欧洲以液化石油气为原料的成本,这是20多年来首次出现此种情况。 调降石化增长预期 面临困局,GPCA已将该地区未来5年石化业年均增速预期从8.3%调降至7.5%。据预测,到2020年海湾地区石化生产商产能将增加近50%,即超过1.9亿吨/年。2014年该地区石化产能超过1.362亿吨/年。 GPCA秘书长Abdulwahab Al Sadoun称,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石化品价格下跌,全球经济增长减速,全球石化和化学品生产商日子难过。GCC生产商必须以更加灵活方式来组织生产,并加强协作和创新。未来海湾地区石化业必须向更高价值产品转型,增加特种化学品和功能化学品生产。 生产商战略调整 沙特阿拉伯的两大石化公司——SABIC和沙特阿美近期都对高层管理人员和投资组合进行了调整。SABIC解散了高性能化学品业务部门,并打散了创新塑料业务,将新建一个特种业务部门,新机构定于2016年1月1日运转。SABIC还放弃了此前计划利用三井化学技术的异氰酸酯相关投资项目,并决定对此前计划建设的丙烯腈项目进行再评估。 沙特阿美公司近年一直在加速转型计划,重点是把业务从原油生产拓展至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化学品和成品油,到2020年成为全球*的能源及化学品一体化公司。9月底,沙特阿美与朗盛公司签署协议成立一家合成橡胶合资企业,双方将各自持有50%份额。 GCC地区第二大石化生产国卡塔尔近期取消了两个大规模投资项目——一个是卡塔尔石油与卡塔尔石化公司在拉斯拉凡合资的Al Sejeel项目,因为投资成本太高被搁置;另一个是卡塔尔石油与壳牌原定的位于拉斯拉凡的Al Karaana石化项目,该烯烃厂设计生产110万吨/年乙烯和17万吨/年丙烯,下游装置将包括150万吨/年乙二醇、30万吨/年线型α-烯烃单元和25万吨/年羰基合成醇厂。 开发混合原料路线 中东石化工业在很大程度上仍是以天然气为原料。中东地区约70%的乙烯产量来自乙烷,而世界平均水平则刚过30%。去年年中以来的油价暴跌已严重破坏了其竞争优势。IHS化学负责欧洲、中东和亚洲烯烃及衍生物业务的高级总监马休·特罗克指出,今年8月,由于LPG市场价格走低和乙烯副产品价格走强,欧洲一些以LPG为原料的乙烯裂解装置竞争力大幅提升,甚至堪比GCC地区的乙烷裂解装置的盈利能力。不过,随着LPG市场价格反弹和副产品价格下跌,中东地区的乙烷裂解装置重新回归至全球范围内成本*低。但是,GCC石化生产商也需要加工LPG或凝析液。这些裂解装置GCC生产商的成本要高出很多。 在沙特,乙烷原料主要来自油田生产的伴生气。沙特阿美公司*在第九届GPCA年度论坛上表示,虽然中东乙烷供应不断趋紧,但石脑油及其他液体替代性原料很丰富。液体原料应用更灵活,而且可以制造更多产品,可用于生产特种化学品,这将有助于创造新产业。 未来中东地区石化生产将更多转地向混合原料。如乙烯产能150万吨/年的Sadara项目将使用混合原料,阿曼Liwa石化联合体以及科威特规划的石化项目都将使用混合原料。

KhalidA.AlFalih表示,中东是石油的中心,包括页岩气,中东50%的石油储备都是在中东,另外剩下的还有一些在非洲;天然气也是在中东,特别是在海湾地区。所以,整个中东地区仍然都是一个中心地带。北美仍然是经济的主要地带,它对于全球能源的价格也是有很大的影响,它现在和以前对于能源价格影响都是很大的。

一些分析师目前认为,共性多于差别,因当前OPEC闲置产能与全球消费量之比,低于分析师认为的5%的合理水平.

据报道,“世界经济论坛第八届新领军者年会——2014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于9月10日—12日在天津举行,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halidA.AlFalih在“能源行业的战略转变”论坛上表示,中东是石油的中心,沙特阿拉伯需要合理的石油价格对成本进行支持。

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拥有约1,250万桶/日的总产能,全球闲置产能的大部分亦在该国.

迪拜3月1日电---席卷中东和北非的动乱可能令石油输出国组织宝贵的石油闲置产能更加捉襟见肘,无论长期抑或是短期,因政府心存忧虑,推迟平抑国内燃料消费猛增态势所必要的改革.

国际能源署预期年底前石油日需求将升至创纪录的逾9,000万桶.

* 闲置产能占全球需求的5%比较合理

"沙特阿拉伯已经批准对油田进行深度维护的预算,期间最大闲置产能可能下降约50万桶/日."咨询机构PFC Energy市场信息服务主管David Kirsch认为.

* 沙特阿拉伯称拥有日均350万桶的闲置产能

不是所有人都买账.

* 高盛和其他机构对石油供应能力持怀疑态度

就在利比亚剧变发生前,有很多人将年初原油价格上涨至每桶100美元附近的情形与2008年油价大涨至近150美元进行对比,2008年时闲置日产能不足日均200万桶.

油田维护可能也会暂时影响产能.

上周布兰特原油大涨至近每桶120美元的一个因素是,高盛发布一份报告称,利比亚生产中断,可能造成OPEC损失最多一半的闲置产能.

利比亚日均160万桶的产能大部分中断,令日均闲置产能不到500万桶的OPEC可能面临沉重压力.市场供应不足时,OPEC闲置产能是可以迅速启用的後备资源.

**本国需求不断增加**

长期来看,问题可能是不断增长的本国需求,这也是沙特阿拉伯和其他OPEC成员国一直以来希望通过减少补贴和提高燃料价格进行限制的.

"这次动乱最大弊端之一是各国减少补贴的动力下降了.现在哪个国家都不敢轻易这样做了."IHS Global Insight高级中东和北非能源分析师Samuel Ciszuk表示.

动乱导致突尼斯和埃及总统下台,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权力亦岌岌可危,沙特阿拉伯的邻国巴林也是群情激昂.

沙特阿拉伯国王阿布杜拉的回应是宣布发放约合370亿美元的福利.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称,该举措将推动消费,"因此增加发电需求,从而令原油生产和油品更加紧张".

掌握的沙特阿拉伯石油行业数据显示,今年沙特直接用于发电的燃料数量将增加至54万桶/日,去年为40.3万桶.精炼油用量料将从2010年的日均182.7万桶增加至198.7万桶.

Banque Saudi Fransi首席经济学家John Sfakianakis估计,仅运输上的能源补贴每年就要消耗沙特阿拉伯270亿里亚尔,他认为这个问题必须尽快得到解决,从而保护该国的石油产能.

能源需求暴涨是整个海湾地区正在面临的问题,包括阿联酋和科威特,而後者是除沙特阿拉伯以外唯一拥有大量闲置产能的国家.

Wood Mackenzie咨询师去年发布的报告预计,海湾国家找到足够用来发电的天然气并非易事,这意味着更多石油将用来发电,而不是出口.

阿联酋和科威特的闲置产能已经有限.

分析师的预期不尽相同,一些人认为这两个国家合计日均闲置产能仅为约50万桶.

科威特国有石油公司一名消息人士称,科威特拥有60-70万桶/日的闲置产能.

阿联酋曾表示,其总产能约为280万桶/日,当前运转的日产能约为230万桶,日均闲置产能为50万桶.总产能的一半为轻质穆尔班原油.

沙特阿拉伯原油大多为重质油,不过为了将日产能提升至1,250万桶,沙特阿拉伯也有一些轻质油产能.上周沙特阿拉伯邀请记者参观Khurais油田,并称该油田能够日产140万桶轻质油.

"沙特阿拉伯闲置产能中约有60%是重质油,40%是轻质油.OPEC整体500-600万桶的日均闲置产能中,约有30%是轻质油."独立石油分析师Kamel Al Harami预测道.

--编译 李富强;审校 石冠兰/程琳

本文由即开彩app下载发布于即时开彩2019,转载请注明出处:沙特石油公司总裁:目前石油价格无法满足成本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