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国海油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供“绿色动能”

瞄准南海大气区

至今年6月,湛江分公司几经研讨,将勘探目标定在了紧邻凹陷生烃区的低凸起发育的潜山构造——永乐8-3潜山构造,并提交探井永乐8-3-1井。

近日,记者从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海油”)获悉,该公司在南海西部海域的乐东10区顺利完钻多口超高温高压探井并进行了测试,成功克服窄窗口超高温高压井钻完井技术难题,为南海超高温高压领域后续勘探和南海大气区建设奠定了强有力的技术保障。 据介绍,我国南海油气资源丰富,大多蕴藏在深海,其中南海西部深水海域,地处于欧亚、太平洋和印澳三大板块交汇处,经历了极其复杂的地质作用和演化过程。南海与美国墨西哥湾、英国北海并称全球三大高温高压海区,其中,南海的莺琼盆地高温高压特征*为典型,温度*高超过200℃,压力系数达2.38。莺琼盆地天然气资源丰富。 20世纪80年代起,中国海油在南海西部海域和南海东部海域相继发现了一批油气田,陆续建成2个千万吨级油气产能。截至2017年底,中国海油在南海共有64个在产油气田,累计生产原油3.2亿吨、天然气1254.2亿立方米;配套建成6个油气处理终端,其中2个天然气处理终端分别位于珠海横琴岛和高栏岛。 近年来,为满足广东地区对天然气的旺盛需求,中国海油南海东部油气田主动作为,多措并举释放气田产能。其主力气田、同时也是我国*深水气田——荔湾3-1气田于2014年投产,揭开了我国深水天然气资源开发利用的序幕。投产近5年来,荔湾3-1气田生产的南海深水天然气在珠海高栏终端处理后,通过中国海油建设的天然气管网输送到广东省的燃气电厂、工业企业和居民家中,贯穿了粤港澳大湾区的大半个地区。 国家“十三五”规划提出绿色发展理念,要在粤港澳大湾区实现绿色、宜居、低碳、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对清洁油气能源的需求将进一步增加。由此,荔湾3-1气田在优化地区能源结构、保障地方能源安全中将发挥更加突出的积极作用。 在南海西部海域,中国海油强化地质研究与技术攻关,相继攻克了高温高压和深水两大*技术难题,成功发现了我国*深水自营大气田——陵水17-2等一批大型气田,展现出该区域巨大的天然气勘探潜力。目前,陵水17-2气田已正式进入开发建设阶段。经过海油人多年的付出和努力,南海西部海域天然气探明储量是此前近30年之和。 良好的勘探成效为南海大气区建设奠定了资源基础。南海大气区,是把已探明的崖城、东方、陵水、乐东等海上气田串联,将“宝石串成项链”,依托崖城气田到香港的管线,建成一条海上天然气输送大动脉,*大限度开发南海天然气资源。 天然气管网建成后,将充分满足华南和港澳地区的工业和民生用气,所生产的天然气还有望进入全国天然气骨干管网,对于改善我国生态环境、优化能源结构、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海上*大合作气田崖城13-1气田已向香港地区供气23年,这些海气的发电量占香港总发电量的25%以上,为香港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稳定能源保障。 2017年,中国海油旗下有限公司湛江分公司与湛江市政府签署了合作开发乌石17-2油田群的框架协议,依托地方政府支持,推进乌石17-2油田群项目进程。该项目被国家列为上游油气勘探开发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项目。不仅如此,湛江分公司还与湛江市政府签约推动南海西部天然气管道登陆项目建设,从南海大气区主要管网上,铺设一条海底管道,可向湛江市等粤西地区供应优质天然气,带动天然气发电、分布式能源、集中供热、天然气化工等相关绿色产业发展,为湛江市乃至整个广东省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绿色清洁能源。 中国海油已经把南海定位为今后勘探开发业务的主战场,制定了南海深水开发战略,计划在未来几年继续依托广东等省份加大勘探开发投资力度,新建恩平、流花、陆丰等30个油气田,深挖南海油气资源潜力,提升油气综合保障能力,为广东的经济社会发展保障能源供应。

在理论创新的同时,南海西部油田钻完井团队进行了配套的技术攻关,经过20多年的研究和实践,创建了基于多源多机制压力精确预测、海上高温高压地层环境安全钻井等技术系列,终于攻克了高温高压领域油气勘探开发世界级难题,获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该技术在国内外得到全面应用。

数年间,湛江分公司在琼东南盆地东区经历过钻遇差气层、未钻遇气层的失利,也经历过永乐8-1-1井钻遇88米纯气层,但探明储量少,未达到大气田规模的失落。

南海地处欧亚、太平洋和印度-澳大利亚板块三大构造板块交汇处,石油地质条件特殊,油气勘探开发面临高温、高压和深水等一系列世界级理论技术难题。

按照规划预期,湛江分公司2025年将上产60-80百万桶油当量,以目前南海西部油田年产油气1000万方油气当量的水平,意味着到2025年油田产量将翻一番。

中国海油总经理汪东进表示,随着我国海洋石油工业在高温、高压和深水领域勘探开发理论创新和技术突破,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国内海上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加快推进重点油气田项目建设,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改善我国生态环境、优化能源结构、促进经济升级转型作出更大贡献。

更重要的是,伴随技术的革新、技术装备水平的提高,海上油气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高成本项目,甚至相比陆地油气勘探开发具备更可观的经济性。

钻井班组在平台上作业

国土资源部《全国油气资源动态评价》显示,我国南海油气资源量高达350亿吨,其中约1/3的资源量以天然气的形式封存在高温高压区域。以往限于技术等多方因素,南海丰富的油气资源基本处于后备状态,很少动用。

2010年至今,南海西部油田已陆续安全钻探了50余口高温高压领域探井,钻井周期只有最初的1/5,先后发现了东方13-1、东方13-2等6个气田,2015年建成我国第一个海上高温高压气田,标志着我国已形成一套完整的高温高压气田勘探开发技术体系。2018年,成功实施了乐东10区勘探评价,展现出了该区域巨大的天然气勘探潜力。

2013年,湛江分公司在琼东南盆地西区的中央峡谷陵水凹陷陵水17-2构造部署探井,并于2014年8月钻获陵水17-2气田,它是我国首个深水自营高产大气田,探明地质储量超1000亿方,引发了业内广泛关注。

日前从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获悉,该公司所属南海西部油田20余年相继攻克高温、高压、深水领域三大世界级油气勘探开发难题,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系统掌握该领域全套勘探开发技术的国家之一,为全面开发南海油气资源、建设海洋强国提供了坚实的技术保障。目前,南海西部油田已累计生产油气超2亿吨油当量,为我国能源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对于这一目标,公司计划采用深挖在生产、攻关新领域、盘活难动用、主攻大气区的举措,全力推进南海油气勘探开发多点开花。

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2

但是按照业内大于500米水深海域为深水,超过1500米为超深水的定义,琼东南盆地300——3000米深水区域的勘探属于世界级理论技术难题,这似乎注定了要在这片土地发现下一个千亿方大气田绝非易事,尤其是在钻井少、勘探程度低的盆地东区。

平台水下师乘载人工作篮进行作业检查

海洋油气忙碌的日子来了

在深水领域,中国海油于2014年8月成功钻获陵水17-2气田,它是我国首个深水自营高产大气田,探明地质储量超1000亿方。2015年8月,我国首口深水高温高压探井陵水25-1S-1井顺利完钻,验证了多重因素叠加的特殊领域勘探能力。2015年12月,我国首口超深水陵水18-1-1井成功实施钻井测试作业。2018年12月,陵水17-2气田正式进入实质性开发建设阶段,表明我国已掌握适应南海深水复杂海域的生产平台设计、建造和安装技术。在高温高压、深水领域取得勘探理论创新、技术突破的同时,中国海油还收获了一支素质过硬的管理、技术和操作团队。

砸重金,备战南海油气会战

“淬炼”高温高压、深水领域理论技术体系

再探千亿方大气田

南海与墨西哥湾、欧洲北海并称全球三大高温高压盆地。20世纪80年代因缺乏技术和人才,曾通过引进6家外国石油公司开展长达20余年的勘探,耗资近50亿元,但外国石油公司未获任何商业发现,纷纷放弃勘探权益。中国南海高温高压领域天然气勘探也因此成为全球油气行业内公认的世界级难题。外国公司放弃勘探权益后,南海西部油田以国家重大科研专项为依托,实施产学研用攻关计划,通过10余年的努力,创建了莺琼盆地高温高压领域天然气成藏理论,修正了莺琼盆地高温高压领域天然气以水溶气方式存在的认识,明确了莺琼盆地的高温高压领域天然气可大规模游离成藏。

这口井设计井深3015米,水深1831米,属于超深水范畴。

即时开彩2019 1

琼东南盆地深水区域范围主要包括中央坳陷带和南部隆起带,水深为300——3000米,面积约为5.2万平方公里,有乐东、陵水、松南-宝岛、长昌等众多凹陷。

发现多个高温高压、深水领域气田

鉴于凹陷之间油气地质环境和成藏条件相似性,陵水17-2气田的发现,使得大众对这些凹陷发现更多天然气充满了期待。

勘探的良好成效奠定了南海大气区的资源基础。目前,南海西部油田已建成崖城、东方两大天然气生产基地,同时依托长度亚洲第一的“崖城-香港”海底输气管线,把已探明的崖城、东方、乐东等海上气田串联,建立起环粤港澳大湾区和海南岛自由贸易区连通各海上气田的天然气管网大动脉。

有迹象显示,海洋在逐步走向全球油气勘探开发的C位。

2019年,为进一步提升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中国海油启动了“七年行动计划”,加大高温高压深水领域的勘探开发力度,到2025年,南海西部油田国内油气总产量占比将进一步提升。

其中,在原油开发方面,公司将建成涠西南、乌石、海中、迈陈、雷东和文昌A/B凹油田七大油田开发体系,达到原油450-500万吨的稳定年产能。

与高温高压领域相比,南海深水领域蕴藏着丰富天然气资源,业内将大于500米水深海域称为深水,超过1500米称为超深水。中国海油南海西部油田经过20余年理论技术攻关,建立了深水区优质储层发育模式与天然气成藏模式,形成一套表层批钻、探井转开发井、井壁强化等深水优快钻完井关键技术,打开了通往南海深水天然气“宝藏”的大门。理论技术获得突破后,形成了钻井、测试等一整套深水勘探技术体系,使得我国成为全球少数几个具备深水勘探作业的国家之一。

图来自文献《琼东南盆地深水区中央峡谷砂体成因与展布规律》

中国海油依靠理论创新与勘探技术的不断突破,使莺琼盆地天然气勘探开发迎来春天,2008年以来探明天然气储量是此前近30年之和。

这不仅是中国海油的一次重要资源收获,也标志着中国海油在业内公认的难度与潜力同在的深海领域取得了又一里程碑,为公司走向更广阔的天地打开了通道。

随着陵水17、东方13等高温高压深水领域气田的发现,支撑南海大气区建设的资源将会更加牢固。中国海油将充分利用已形成的理论技术,最大限度开发南海天然气资源,满足粤港澳深及华南地区的工业和民生用气,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优化能源结构转型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对2019年上游数据做年中评估显示,全球上半年已获得56个常规发现,其中30个为海洋油气田。

一时间,琼东南盆地深水海域这一天然气“宝藏”走到了台前。

作为中国油气大开发的“三驾马车”,中石油和中石化“10亿吨大油田”、“千亿方级大气田”接踵而至之际,中国海油前方也传来了喜讯。

这一破记录高产井的出世,标志着中国海油继5年前发现千亿方大气田陵水17-2之后,在琼东南盆地深水领域又叩开了一个千亿方气田宝藏的大门。

此外,Rystad Energy曾推算,由于大量海上油气项目获批,从2018年至2020年,海上油气投资将增长一倍,并在未来5年维持较高水平,到2025年,海上油气服务需求将达到4420亿美元,比2018年增长45%。

公司相关负责人补充道,“未来五年,湛江分公司将进一步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年均钻井50口,年均储量替代率达到130%,积极推进新项目评价建设,预计共14 个新项目投产。”

如今,伴随着高温、高压、深水领域三大世界级油气勘探开发难题的攻克,南海油气大开发正蓄势待发。

或许好事总是多磨。期间,湛江分公司勘探靶区从松南-宝岛凹陷到松南低凸起,研究方向不断优化,油气运移路径、成藏模式逐渐厘清。

从中不难看出,海洋正成为全球油气勘探开发的热土,并成长为全世界油气战略接替的重点领域。

公开数据显示, 中国海油“七年行动计划”中,发现大中型优质油气田、建设南海大气区成为了重要方向,南海正成为中国海油乃至全国油气勘探开发业务的主战场。

以湛江分公司为例,作为南海西部海域石油天然气的勘探、开发和生产的主体,公司日前透露,2020年到2025年,公司每年将投入资本性支出160亿元人民币。

据了解,中国海油湛江分公司选定实施的探井永乐8-3-1井,位于琼东南盆地松南低凸起发育的潜山构造带,与盆地深水西区的陵水17-2气田遥相对望。

据了解,中国海油通过提高采收率、降低油田递减率、增加勘探研究力度、全项目优化等方式使得桶油成本有效降低。2018年,中国海油桶油成本为30.39美元/桶,2019年中期的桶油成本降至28.99美元/桶。

即时开彩2019 2

天然气开发方面,建成东方、乐东、崖城、深水四大气田开发体系,上产天然气100亿立方米。

7月开钻以来,从钻井刷新深水东区气层厚度纪录,到测试作业气流喷涌而出,证实了南海琼东南盆地深水东区勘探获重大突破,千亿方气田征战序幕就此拉开。

事实上,千亿方气田的持续攻关正是中国海油南海油气大会战的关键一环。

以中国海油为例,10月24日中国海油公布了三季度主要经营数据,数据显示中国海油实现油气净产量124.8百万桶油当量,同比增长9.7%。其中,中国海域净产量为80.2百万桶油当量,同比增长高达8.9%,显示出了海洋油气勘探开发的资源潜力。

本文由即开彩app下载发布于即时开彩2019,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海油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供“绿色动能”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