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震惊!关西涂料和PPG欲收购艾仕得 艾仕得非卖不

据相关内情人士称,艾仕得的竞购过程仍在进行中,目前尚不确定是否会达成任何交易。截止目前,艾仕得、PPG、CDR均拒绝置评。面对外媒竭力宣扬将被收购的消息,艾仕得官方至今未作回应。

漂泊的宿命

        他说:“我们将继续关注我们的战略选择,继续发展我们的业务,并在未来提高盈利能力。

据9月18日相关外媒透露,艾仕得市值73亿美元,长期债务接近40亿美元;而更令人担忧的情况则发生在2018年,艾仕得全年实现净销售额为46.70亿美元,净利润为2.133亿美元。因此,PPG与Clayton,DubilierRice目前正在讨论成立一个竞购艾仕得的财团。面对负债累累的状况,其他私募股权公司对收购艾仕得同样兴趣浓厚。

2018年10月,凯雷集团对阿克苏诺贝尔专业化学品业务的收购宣告完成,随后更名为诺力昂——这一手法与其收购艾仕得当时类似——按照预定,谢睿思出任诺力昂的CEO;但并无信息显示谢睿思与艾仕得脱离关系,这表明其保留了在艾仕得的职务。

        在路透社(Reuters)报道立邦报价后,艾仕得股价在纽约延长交易时段扭亏,交易价格上涨3.3%,报35.01美元。对于阿克苏诺贝尔,与艾仕得的谈判破裂标志着一个艰难的一年结束,它拒绝了PPG工业公司260亿欧元(230.7亿英镑)的收购要约,并提出了一个独立的战略计划。根据荷兰的收购规定,PPG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在下个月早些时候向阿克苏诺贝尔提供新的报价。

路透社9月17日报道,Clayton Dubilier Rice 正与美国涂料生产商PPG工业进行谈判,拟向美国涂料公司艾仕得提出收购要约。该公司最大股东是沃伦•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艾仕得上市后,凯雷集团便开始了它疯狂的抛售股票套现表演。根据相关统计,截止2016年8月,凯雷集团合计通过6次的股票出售,完成了对艾仕得股票的清仓,总计回笼资金达58亿美元——而收购艾仕得,凯雷集团实际只投入了13.5亿美元。

        艾仕得的市值为82亿美元(约合62亿英镑);而立邦的市值为1.2万亿日元(合80.6亿英镑),该公司股价周三早盘下跌2.4%。

路透社一位知情人士称,CDR和PPG正在讨论组成一个财团,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和美国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等其他投资者竞购艾仕得。

该报道还分析了多个潜在收购者面临的障碍——知情人士表示,首先阿克苏诺贝尔对此并不感兴趣;与此同时,日涂控股正考虑消化其与澳洲多乐士集团的合并;宣伟可能存在杠杆问题,股东也会施加不做交易的压力;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持有艾仕得10%的股权,通常不会进入潜在收购目标的拍卖阶段。

即时开彩2019 1

人事蹊跷变动

即时开彩2019 2

目前,PPG工业市值为272.6亿美元,艾仕得市值约74亿美元。一旦合并成功,将会形成一家350亿美元的全球涂料新巨头。

分析人士相信,艾仕得在此番复杂的人事变动后迎来了新的股东——激进投资者Jana Partners。它“来者不善”,知情人士6月时对彭博新闻社称,JanaPartners入股之后,一直推动艾仕得寻求更多的发展选项,直到后者宣布实施战略审查。但据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艾仕得此次战略审查与Jana Partners的推动无关。

        阿克苏诺贝尔的股东将在11月30日举行会议,批准其特种化学品业务的剥离。

艾仕得此次“被”收购是真是假,最终决定权依旧握在艾仕得手中。或许这一切都是艾仕得为抛出更高价格出售所做的铺垫?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不管如何,到底艾仕得卖不卖?恐怕要等到它完成这一轮战略审查之后才能给大众一个答复。

事实上,外媒给出的这份拟收购者的名单并不仅仅PPG和关西涂料,还包括阿克苏诺贝尔、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宣伟、沃伦·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诺力昂等。

       第二个消息来源说,与立邦的谈判进展到何种程度还不清楚,而且艾仕得还可以选择与其他有关方面进行谈判。

据知情人士透露,除PPG外,关西涂料、阿克苏诺贝尔、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宣伟、沃伦·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诺力昂等也正在考虑出价收购艾仕得。

但在这个过程中,艾仕得的人事变动却略显蹊跷。

​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称,日本最大的油漆供应商日本立邦公司(Nippon Paint)计划以每股33.54美元的价格,溢价收购艾仕得股票。消息来源补充说,这个提议足以证明艾仕得能够结束与阿克苏诺贝尔的谈判。

早在今年6月19日,艾仕得宣布其董事会已经开始全面审查战略选择,包括潜在的公司出售,资本分配的变化以及战略计划的持续执行。据路透社报道称,如果PPG收购艾仕得的全部股份,只收购它认为互补的业务,它将能够克服潜在的反垄断障碍。

同时在两家已无资本关系的公司中担任职务,谢睿思的这种操作本身确实“独特”。而凯雷集团对于谢睿思的钟情,也不由得外界猜测其是否希望在诺力昂身上复制一个“艾仕得”。

       阿克苏诺贝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现在将继续推行销售或寻求其特种化学品部门的股票上市策略,该部门占集团销售额和利润的三分之一,估计价值为80亿欧元。阿克苏诺贝尔承诺将“绝大部分收益归还给股东”。

此外,截止北京时间9月17日早上6点30分,艾仕得股价上涨至31.73美元/股,涨幅为1.3%,总市值为74.01 亿美元。

几乎与谢睿思卸任艾仕得CEO的同时,阿克苏诺贝尔正在积极推动其专业化学品业务的剥离,而买家最终确定为凯雷集团主导的与GIC的联合体,收购价格为101亿欧元。8月底,凯雷集团确认,谢睿思将会在收购完成之时出任这一收购而来的业务部门的CEO。

即时开彩2019 3

并且,在本月16日,艾仕得宣布与总部位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专注于建筑热固性粉末涂料制造商Capital Paints达成了最终收购协议,待监管部门批准和满足其他惯例成交条件之后,该交易预计将于2019年第四季度完成,目前相关交易的财务条款暂未披露。

不过,据消息人士透露,艾仕得正在考虑这项交易,谈判正处于早期阶段。由于双方谈判细节保密,目前尚不得知最终是否达成协议。毕竟之前也传出过不少并购消息,但最终也是不了了之。此次传闻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        不过,PPG首席执行官Michael McGarry表示,三月份和四月份提供的三份报价被拒绝后,他们公司已不再对阿克苏诺贝尔公司感兴趣。

其次,从后续事情的发展来看,谢睿思的“独特的职业发展机遇”跟凯雷集团扯上了关系。

        阿克苏诺贝尔新任首席执行官Thierry Vanlancker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制定的战略在Buechner和Burgmans的领导下为股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在短期、中期和长期提供了重要的价值。

这一切皆源于艾仕得于6月19日宣布的消息:将与Evercore和巴克莱合作,对包括出售在内的战略备选方案展开全面的战略审查。消息人士称,这一次艾仕得及其战略审查合作者将拟定一份“广泛”的潜在收购者名单,于是便有了上述列举的众多“追求者”的出现。

       自从6月PPG离开以来,前阿克苏诺贝尔公司首席执行官Ton Buechner和前CFO Maëlys Castella都因健康原因辞职,而Antony Burgmans监事会主席将于明年4月份退休。

即时开彩2019 4

        据两位知情人士称,立邦周三较早时发出了这一收购要约,对艾仕得的估值高出其目前股价。立邦可能于周三晚些时候发表正式声明。

凯雷集团率先对艾仕得的管理层进行改组。在这个过程中,谢睿思扮演了重要角色,包括在收购艾仕得的过程中协助凯雷集团开展尽职调查,以及收购成功后出任艾仕得的CEO。2014年8月,凯雷集团推动艾仕得的上市进程,并于3个月后成功登陆纽约证交所。据彭博社当年9月报道,在艾仕得提出IPO申请之时,凯雷集团还曾考虑过将它整体卖给阿克苏诺贝尔,但后者并未接盘,原因不明。

        艾仕得Charles W. Shaver表示:“我们的结论是,我们无法按照符合我们标准的条款来协商交易。我们最终同意的任何交易都需要为艾仕得的股东带来卓越的长期价值,我们将继续执行我们的战略计划。”

当彭博新闻社7月19日的报道出来,艾仕得的潜在收购者名单收窄为仅剩PPG和关西涂料——两者在Street Insider的报道并未提及面临障碍;而阿克苏诺贝尔则在此前对坊间猜测做出明确回应。

即时开彩2019 5

首先是艾仕得两度更换了CEO。2018年7月,艾仕得宣布董事会已任命韩泰凌为首席执行官,将从2018年9月4日起履职;而谢睿思选择“投身一个独特的职业发展机遇”,并继续留在艾仕得董事会,担任非执行董事长。

涂料市场报道:

伯克希尔·哈撒韦便是从凯雷集团的其中一次抛售中入股艾仕得的,它以5.6亿美元的价格获得了艾仕得接近10%的股份,并成为当时的第二大股东。后来随着凯雷集团的完全退出跃居最大股东至今。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日本涂料制造商立邦(Nippon Paint)已向美国艾仕得涂料系统(Axalta Coating Systems)发出全现金收购要约,此举促使后者结束了与荷兰涂料巨头阿克苏诺贝尔(AkzoNobel)之间的并购谈判。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韩泰凌仅仅在艾仕得CEO任上做了34天便被撤换,艾仕得原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Robert Bryant临危受命,于2018年10月8日起担任临时CEO。艾仕得表示,韩泰凌是在与董事会达成共识后辞职的,同时还辞去了在董事会的职位。

        日前,艾仕得与阿克苏诺贝尔双方均证实,已结束了双方之间的并购谈判,。因为他们无法达成双方都同意的条款。这次交易原本可以打造一家规模达300亿美元的涂料巨头。艾仕得最大股东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表示,它继续寻求其他“价值创造的替代选”,但没有透露日本立邦在终止与阿克苏诺贝尔谈判中的作用。

“被卖掉”似乎是艾仕得的“宿命”。

距离艾仕得明确拒绝日涂控股的收购报价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艾仕得得到了相对的“宁静”——至少从表面上看如此。

从收购策略来看,企业收购往往考虑的因素很多,但重要的就是双方互补性,比如借助收购来弥补业务或区域销售短板,此外还从降低原材料采购成本、增强协同效应、提升市场竞争力等方面因素考虑。那么,收购对象选择艾仕得,PPG和关西又是基于哪些战略考虑?

6月19日,艾仕得宣布其董事会已经成立了战略审查委员会,并已着手对其战略备选方案进行全面审查,以最大化股东价值,备选方案包括出售公司这个选项。

直至今天,艾仕得对于坊间纷纷攘攘的猜测不予置评。它在宣布战略审查时表示,在审查完成或者公司确定进行必要的披露之前,不会就审查的事项发表任何进一步的公开评论。

艾仕得卖不卖?

凯雷集团收购艾仕得的目的就是为了从中快速获取投资收益。因此,从被凯雷集团收购那一刻开始,艾仕得便踏上“漂泊”的旅程。

艾仕得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谢睿思

2013年,私募机构凯雷集团从杜邦公司收购了后者的高性能涂料业务部门,并更名艾仕得。

艾仕得,原杜邦高性能涂料事业部,拥有百多年历史,为汽车行业、交通运输业、通用工业以及特定的建筑业及装饰业客户提供所需产品。尤其在汽车漆方面,艾仕得汽车修补漆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第一。尤其是他们的水性漆采用全球新一代技术,其特有的“三涂一烘”水性涂装系统工艺,无需在涂层作业之间烘干就能继续下一道涂层施工,可大大提高喷涂效率,有效减少涂料用量,大量节省能源消耗,还可打造出优异的汽车涂膜性能。同时,水性涂料可达到全球最高的环境保护要求,降低了二氧化碳与VOC排放……这些都是艾仕得的优势之一。

然而大半个月过去了,对于上述“绯闻”,除了阿克苏诺贝尔明确否认在“追求者”行列之外,其它各方——包括艾仕得自身——均未有明确表态。到底艾仕得卖不卖?恐怕要等到它完成这一轮战略审查之后才会明朗了。

潜在收购者清单

在这之后,艾仕得“突然”成为巨头追求的目标。先是阿克苏诺贝尔在抵御住PPG的敌意收购之后向艾仕得发出合并提案,随后日涂控股对艾仕得的全现金收购要约的出现,“搅黄”阿克苏诺贝尔的合并意图。但无论是阿克苏诺贝尔还是日涂控股,都因为价格上的原因终止了跟艾仕得并购谈判。

2017年,全球涂料巨头之间的收购风云骤起。先有日涂控股通过控股其合作伙伴的方式超越艾仕得,后有宣伟收购威士伯后登顶,而PPG跟阿克苏诺贝尔之间的收购大戏也足够精彩——尽管最终未能成功。

知情人士也对彭博新闻社表示,艾仕得尚未就出售整个公司还是部分出售做出最终决定,而竞购者最终可能会选择不接受正式报价——“一些私募机构也在寻找机会,尽管到目前为止,投资者的兴趣还比较淡薄。”

早在艾仕得宣布实施战略审查之后不久,一份写满巨头名字的“潜在收购者”清单便在坊间出现。

这一次,艾仕得真的会再一次“卖身”吗?自6月19日宣布将审查包括出售在内的战略备选方案以来,艾仕得的股价已累计上涨约18%,市值已达到约71亿美元。这或许表明,资本市场对于艾仕得的出售充满期待。

据了解,日涂控股当时提出的收购报价为37美元每股,这没能得到艾仕得的认可——艾仕得希望得到更高的出价。包括多名证券咨询机构的分析师当时也认为,艾仕得的收购股价应该在每股40美元以上。

“已经有几个名字成为了潜在的追求者,包括阿克苏诺贝尔、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宣伟、沃伦·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PPG和关西涂料株式会社。”Street Insider的报道说。

然而谁能够给出令艾仕得满意的报价?Street Insider的报道指出,目前分析师们对成功出售艾仕得的可能性和潜在收购价格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出售艾仕得的价格范围为每股31-49美元,中间价为每股40美元。这跟两年前的预期差不多。

“然而消息人士又指出,尽管在每种情况下都存在障碍,但没有一个障碍是不可逾越的,因而都有达成交易的可能。”Street Insider的报道说。

8月7日,记者了解到,汽车涂料制造商艾仕得涂料系统(Axalta Coating Systems Ltd., AXTA)已经吸引了竞争对手公司的初步兴趣,包括关西涂料(Kansai Paint Co., 4613.TO)和PPG工业公司(PPG Industries Inc., PPG)。一位消息人士称,艾仕得正处于征求多方报价的早期阶段,目标是在秋季达成协议。

该报道还提及了另外一个名字——诺力昂。这让艾仕得跟谢睿思以及凯雷集团再次联系了起来。报道指出,在谢睿思宣布辞去艾仕得董事会职务后,相关猜测便浮出水面。

哪怕这一次依然未能成功出售,但艾仕得身上的“宿命论”必然再一次得到强化。重压之下的艾仕得,难道真的只有“卖身”这一条路可走了吗?

“有趣的是,谢睿思是诺力昂的首席执行官,而诺力昂的前身则是阿克苏诺贝尔专业化学品业务。这一消息引发了外界的猜测,认为诺力昂将是该公司的潜在竞购者。”不过报道也否认了这种猜测,“知情人士表示,情况并非如此。”

一家名为Street Insider的媒体6月24日发文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指称,艾仕得正与Evercore和巴克莱合作展开全面审查,并将拟定一份“广泛”的潜在收购者名单。

“在当前时间点,我们没有参与这一进程,”阿克苏诺贝尔在一份声明中说:“目前,我们有信心通过专注于我们的‘合作共赢:15by20’战略来继续创造价值。”

本文由即开彩app下载发布于即时开彩2019,转载请注明出处:震惊!关西涂料和PPG欲收购艾仕得 艾仕得非卖不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